7.第七章 连厕纸都不放过

+A -A

  没用太久时间,聂天霸就将自己抓住的幽月公主带到了王家!不,现在变成忠心耿耿的小丫环了。

  “张上仙,幽月公主,你们看,这是否是公主的丫环?”聂天霸有些紧张道。

  一行人盯着聂天霸带来的黑衣女人。

  那女人极为美丽,一头长发披在身后,只是脸上有着一道狰狞的疤痕,此刻酥软瘫坐在地,好似被吃了某种药物,无法动弹一般,双目空洞,毫无神采。好似已经认命了一般。

  不过,听到聂天霸称呼笼中大表姐为‘幽月公主’时,莫名的一愣,眼中闪过一股意外之色。

  就看到笼中的幽月公主,忽然捂住嘴巴,眼中溢出一丝泪水。

  王可背对张正道等人,对着众人压着手,好似让众人不要说话一般,显然,王可也在从一众聂家子弟眼中,确认着这带来的女人,会不会是聂天霸故意找来诈自己的。

  终究,在聂天霸等的焦急时,王可初步确定了眼前女人身份,背在身后的手一挥。

  “姐姐,你怎么这样了?是我不好,我辜负了公主的信任,你却比我更忠心,姐姐,你的脸……,呜呜呜呜!”不远处另一只笼中的小表姐忽然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笼中‘幽月公主’一阵委屈的哭泣。

  看的那黑衣女人满头问号,那笼中女人,为什么称我为姐姐?

  聂天霸焦急的看向张正道,可惜,张正道如今眼中只有笼中的幽月公主,看到幽月公主伤心,张正道顿时火冒三丈。

  “混蛋,居然如此伤害我小月月的丫环,我要杀了你!”张正道愤怒的要扑来。

  聂天霸脸色一变:“张上仙,息怒,只是我抓此丫环时,不小心伤到了她的脸,她被我囚禁期间,我们没有虐待他,什么都没做,只是给她喂了软筋散,我们没敢碰她!张上仙明鉴!”

  “张上仙息怒,聂家主虽然伤了此丫环,但,终究没杀她啊,此丫环若是落在别的人手中,说不定早就死了!张上仙息怒!”王可顿时上前拦着张正道劝道。

  “王家主说的是,王家主说的是啊!张上仙,我也是按照悬赏令去抓的啊,那悬赏令是您发布的啊!”聂天霸焦急道。

  “滚,滚!”张正道愤怒的咆哮着。

  “聂家主,张上仙正在气头上,我帮你劝劝,你们先出去,到我王家门外等着,我帮你劝劝,别在张上仙面前惹他生气了,快,快!”王可抱着愤怒的张正道,对聂天霸叫道。

  “好,好,多谢王家主,王家主,请美言,拜托了!”聂天霸马上对着王可一拜。

  一拜之下,聂天霸带着聂家子弟快速退出王家,只听到后面依旧传来张正道的喝骂之声。

  聂天霸满头大汗,焦急的在王家门外守着。心中七上八下,也不知里面怎么样了。

  等了小半个时辰,王可才走出大门。

  “王家主,怎么样?”聂天霸急切的问向王可。

  “放心吧,聂家主,我已经帮你劝好了,当然,或许不用我劝也没事,张上仙刚才那么愤怒,只是装出来的,他要在幽月公主面前表现,为幽月公主出头,自然要做出愤怒的情绪!”王可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那,那入金乌宗的名额?”聂天霸焦急道。

  “我帮你问了,张上仙答应给你一个名额,但,以后入金乌宗,你可要尽量避着点幽月公主!”王可解释道。

  “一定,一定,哈哈,哈哈,谢谢,谢谢王家主,以前与王家主多有误会,在下给你赔个礼!”聂天霸忽然兴奋道。

  “应该的,以后,你我一起入金乌宗,可就是师兄弟了,到时,我们还要相互照应一番!”王可笑道。

  “哈哈哈,那是当然,以后王兄的事情,就是我的聂天霸的事情!这次多谢,也不知如何感激,我这里还有一枚辟尘珠,请王兄务必笑纳!”聂天霸再度取出一个宝珠,递给王可。

  王可眼睛一亮:“哈哈,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应该的,应该的!”聂天霸却是开心道。

  王可若是不收,聂天霸心里还有些担心,王可收了好处,聂天霸反而心安了。

  “王兄,还请您为我,继续向张上仙美言几句!在下还有厚报!”聂天霸期待道。

  王可点了点头:“这是自然,只是,幽月公主主仆团聚,肯定有很多话要说,不便打扰,张上仙痴情幽月公主,一时不敢太作打扰,我尽量找机会吧!”

  “足够了,足够了!”聂天霸感激道。

  “不过,你知道的,这些天,总有些宵小之辈,半夜会前来抢夺幽月公主,我倒是不怕有人来,只是,我怕有人打扰张上仙与幽月公主重逢,到时万一惹怒张上仙……!”王可担心道。

  “放心,今夜,我聂家守护在王家四周,保证不让任何人靠近王家!”聂天霸郑重道。

  “好,多谢了,我会将你今晚所作所为,禀报张上仙的!”王可郑重道。

  聂天霸眼睛一亮:“多谢王家主!”

  王可一拱手,踏步回了王家。

  “匡!”

  王家大门轰然关上,留下聂天霸此刻兴奋不已的摩拳擦掌。

  “家主?”一个聂家子弟上前。

  “去,通知聂家所有子弟,今晚全力守护王家大宅,哪个不长眼的敢靠近王家大宅,杀无赦!”聂天霸沉声道。

  “是!”一众聂家子弟应声道。

  ----------

  王家后院。

  王可的大小表姐已经从笼中全部走出来了,和张正道一起看向归来的王可。

  “王兄,那聂天霸,被你忽悠瘸了?真的将幽月公主送来给你了?”张正道兴奋道。

  王可看了眼张正道,并没有告诉他,自己还拿了聂天霸的两颗价值连城的宝珠。

  “嗯,聂家今晚会帮我们守在王家大宅之外,不让任何人靠近,我们有一晚时间,马上,所有人收拾一下东西,我们从地道,立刻离开朱仙镇!要快!在聂天霸反应过来之前,我们快走!”王可下令道。

  “是!”王家子弟应声道。

  “聂天霸还帮你守在门外,不让人靠近?他是被你卖了,还在帮你数钱啊!王兄,你坑蒙拐骗的手段,越来越厉害了!我就说吧,你我合作,天下无敌!”张正道兴奋道。

  “滚!”王可瞪了一眼这不要脸的。

  一群人快速收拾,从王家大宅的一个地道快速离去,王可原本就打算雪洗朱仙镇灵石的,自然逃生通道早就挖好了。

  这一路手段,张正道习以为常。王家子弟更是知之甚详。

  可刚刚被聂天霸送来的幽月公主,却充满了疑惑。大、小表姐扶着真正的幽月公主,快速冲入不远处的地道。

  幽月公主浑身无力,口不能言,但从众人刚才对话中,好似有种预感。

  自己刚出狼窝,这又进了……,进了一个诈骗团伙?

  --------

  第二天,太阳升空,朱仙镇公鸡长鸣。

  聂家子弟,手执刀剑守在王家门外,很快引得全镇人的侧目。

  “聂家将王家围起来了?”

  “他们不是要抢幽月公主吧?”

  “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好狠的聂家!”

  “我还在王家买了理财产品呢,王家要是被灭,那我理财产品怎么办?”

  …………………………

  ……………………

  …………

  朱仙镇上议论纷纷,一个个修者快速前来。

  但,聂家终究是朱仙镇第一世家,强大的武力,让人无法靠近。

  王家大门口。

  聂天霸盯着大门,昨夜平静下去的心,再度有些烦躁了起来。

  “家主,我们昨夜不是准备灭王家满门的吗?怎么,怎么我们反而保护了他们一夜?”一个聂家子弟古怪道。

  聂天霸也脸色一阵难看:“闭嘴,我们这是守护张上仙!”

  众聂家子弟不敢多嘴,但,聂天霸心中的烦躁越来越盛。

  昨天不是来查探张上仙真假的吗?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那么相信张上仙是真的了?还将幽月公主‘丫环’送来?

  “没问题的,没问题的,他们都在王家大宅,跑不掉的!”聂天霸心中烦躁的嘀咕之中。

  可是,日上三竿了,王家大门还没有打开。

  “家主,我们,我们会不会被骗了?”一个聂家子弟担心道。

  聂天霸脸色一僵:“不可能!”

  众聂家子弟只能闭嘴。

  直到正午时刻,王家大宅依旧没有丝毫动静,连大门都没开,聂天霸终于感觉不对劲了。

  “去敲门!轻点,别吵着张上仙!”聂天霸对着一个属下吩咐道。

  那属下马上去敲门。

  “咚咚咚!”

  可是,王家大宅里根本没有回应。

  “再敲!”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大声,可是,里面一点声音也没有。

  “不,不,不可能!”聂天霸惊慌道。

  聂天霸已经意识到自己被骗了,猛地一踹大门。

  “轰!”

  王家大宅的大门轰然被踹开了,但,王家大宅里,空荡荡的一片,什么也没有。

  “咦?和昨天不一样?王家大宅的院中,先前有各种名贵盆景呢?没了?哪去了?还有,人呢?怎么一个人没有?”一个聂家子弟惊叫道。

  “搜,快搜,快,快!”聂天霸惊叫道。

  惊叫中,聂天霸直冲后院而去,而聂家子弟也快速冲向各屋中。

  一到后院,发现,后院的囚笼全没了,人也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空荡荡的一片。

  “不可能,哈哈哈,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被骗?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幻觉!”聂天霸额头直冒汗的跑入王家会客大殿。

  会客大殿,昔日摆满了装饰品。可现在,空荡荡一片,只剩下承重墙了。

  搬空了?

  “家主,搜过了,王家大宅,一个人没有!”一个聂家子弟惊恐的前来禀报。

  “家主,搜过了,王家大宅,各房中的东西,全部没了,床、桌子、椅子、锅碗瓢盆,全没了!他王家怎么可能,一夜之间,搬空一切了?”

  “家主,王家肯定早有预谋,真的搬光了,只剩下一堵堵承重墙了!”

  ……………………

  ………………

  ……

  一个个属下前来禀报,让聂天霸头皮一阵发麻。

  “王可?他穷疯了吗?所有东西,都搬走了?全没了?一点线索没有吗?找,继续找,肯定还有线索,他们还能上天不成?肯定有地道!”聂天霸气的浑身颤抖道。

  颤抖中,聂天霸想要掀桌子,可是,四周空荡荡,只剩下承重墙,哪里有桌子给聂天霸掀来抒发愤怒的情绪?

  “是!”一众属下快速再度去搜寻。

  如今,王家空荡荡一片,的确好找了很多。

  “家主,属下看了一下,王可连茅房里厕纸,都全部带走了!根本没有留下一点线索!”一个属下前来,哭丧的禀报之中。

  聂天霸终于想通了一切,王可抓到的幽月公主是假的,那张上仙也是假的,他是为了骗自己,他设了一个大骗局,等着自己入套。自己被王可骗的团团转,还将真正的幽月公主送给了王可?

  聂天霸气的直抖,又找不到东西摔,气愤之余,摘下自己腰间的玉佩,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啪!”

  玉佩砸碎,聂天霸终于忍不住的喊了起来:“王可,你这个大骗子,我要杀了你!”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不灭神王 7.第七章 连厕纸都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