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六章 辣眼睛的感情戏

+A -A

  是夜,聂家主厅,灯火通明!

  从朱仙镇各处赶回来的聂家子弟,都聚于一堂,所有人都检查着自己的兵器法宝,一个个脸上杀气四射。

  所有聂家子弟都明白,今天晚上要杀人了。杀的目标,就是朱仙镇的首富家族,王家。

  今晚,不但要灭门王家,将王家家产全部抢夺,更要抢回幽月公主。

  虽然家主说,王可手中的幽月公主未必是真的,但,都已经急着动手了,很明显,家主已经认定王可手中的就是真的了。

  原来,自己家族先前藏着、捂着的幽月公主,居然只是个丫环!

  差一点,差一点就错过金乌宗的悬赏了!

  还好王可找到了真的幽月公主,如此一来,所有好处都是聂家的了。

  “家主,什么时候动手?”一个聂家子弟看向主座上的聂天霸。

  聂天霸喝着茶水,目光冰冷:“如今街上还有不少人,各店铺还没有全部关上,等,等到子时,你等再擦擦刀剑!”

  “是!”众聂家子弟躬身道。

  “今晚务必全力以赴,在金乌宗弟子抵达之前,将一切做干净了!让金乌宗弟子挑不出刺来!”聂天霸冷声道。

  “是!”众人应声道。

  “家主放心吧,等金乌宗弟子抵达时,那时早已没有王家了,没有王可了,只有我们扣着幽月公主,没人能抢我们的名额!”一个聂家子弟笑道。

  聂天霸点了点头,但右眼皮一直在跳,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家主,家主!”就在此刻,一个家仆从门外匆匆跑入大厅。

  “怎么回事?不知道这什么地方吗?”厅中众人喝斥道。

  “家主,不好了,金乌宗弟子抵达朱仙镇了!”那家仆焦急道。

  “什么?”厅中众人惊叫道。

  “今日,我聂家全面戒备,监视全镇,小人负责朱仙镇口的,刚刚,有王家子弟,引着一个全身法宝的男子前来,王可得到消息,特地亲自出镇迎接,小人耳朵还算灵敏,听到王可称呼其为‘金乌宗张上仙’,然后邀请其去了王家!”那家仆焦急道。

  “金乌宗,张上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来了?”一个聂家子弟不信道。

  “会不会是王家子弟运气好,在前往金乌宗的半路,就遇到了一个金乌宗弟子,带着回来了?”又一个聂家子弟好奇道。

  “王可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这下可怎么办?金乌宗弟子抵达王家,我们今晚还能动手吗?”

  “动手?你想连金乌宗弟子一起杀不成?”

  “我……?那,那怎么办?”

  ……………………

  …………

  ……

  大厅之中,众聂家子弟顿时焦急不已。

  “不要慌,不要急!”聂天霸脸色难看道。

  众人一起看向家主,等待家主拿主意,但,此刻金乌宗弟子的出现,聂天霸怎么可能不急?都要准备动手了,你告诉我结束了?那我们岂不是什么也得不到了?

  王可若真的入了金乌宗,自己还有胆子灭他满门吗?这肥羊还敢宰吗?

  “行动暂停,我先去看看,这金乌宗弟子,是不是真的!”聂天霸脸色难看道。

  “好,好,或许是假的呢!”一众聂家子弟纷纷点头。

  聂天霸立刻起身,在家仆带领下,向着王家走去。没多久,就到了王家门口。

  由家仆通报,很快,王可又迎了出来。

  “聂家主,你怎么又来了?”王可顿时笑着上前。

  这一刻,王可的语气都有些变化一般,好似一股志得意满,已经不要看聂天霸脸色的神情。

  这一幕看的聂天霸心中一个咯噔。

  “王家主,听说金乌宗来人了?”聂天霸盯着王可问道。

  “对啊,也是巧了,我去金乌宗送信之人,遇到了发布悬赏令的正主!这不,他等不及的匆匆而来!还好,还好!”王可庆幸道。

  “发布悬赏令的正主?”聂天霸好奇道。

  “没错,他叫张正道,他爹是金乌宗的一个强大的长老,这次找寻幽月公主,也是对其爱慕难舍才请他爹发的悬赏令,五个金乌宗弟子名额,到时就挂在他爹的门下!好险,好险,我没有为难幽月公主,否则,我都不好跟张上仙交代了!”王可一脸庆幸道。

  “你说什么?金乌宗弟子,对你抓的那幽月公主爱慕难舍?他是不是有病……!”一个聂家弟子顿时惊叫道。

  “住口!”聂天霸眼睛一瞪,阻止那人继续说下去。

  “这位是聂家子弟?他刚才说,他说张师兄有病?”王可顿时脸板了下来。

  “王家主误会了,我的人,刚才是说,张上仙和幽月公主是,是……!”聂天霸一时不知如何形容。

  “这叫真爱!不懂别乱说!再敢数落我张师兄,我可不饶你!”王可语气极为强硬道。

  聂天霸脸色一黑,上午王可见到自己,不说低声下气,最少还客客气气的,现在居然敢和自己翻脸?

  张师兄?还真够不要脸的,你还没拜入金乌宗呢,就喊起张正道为师兄了?

  聂天霸心中恼怒,但此刻不得不喝斥刚才说错话之人:“你先回去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家主?是!”那聂家子弟脸色难看的马上退走了。

  众人却没有发现,王可语气的变化,已然让众人在心中对张正道身份的怀疑消去了大半。恐怕,这真的是金乌宗弟子。

  “王家主,不知可否为我引荐一下张上仙?”聂天霸语气客气道。

  “张上仙正在和幽月公主相见,有很多话要说,现在……?”王可显然一脸不情愿。

  聂天霸心中大骂王可,特么,这才见到张正道,就敢刁难我了?

  可此刻,聂天霸不得不压着火气,从怀中掏出一枚发着青光的珠子递给王可。

  “这是家传宝物,辟水珠,王家主,行个方便!”聂天霸客气道。

  王可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接过。

  “聂家主太客气了,宝物不宝物的我不在乎,我就喜欢助人为乐,哈哈,里面请,跟我来!”王可顿时笑道。

  收下这枚辟水珠,王可也心中大定,知道自己计策奏效了,聂家主已经相信张正道是金乌宗弟子了。

  一行人很快再度来到王家后院,还没见到人,就听到院中传来乞求之声。

  “小月月,你出来吧,我知道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发什么悬赏令了,我哪知道,他们下手那么狠啊!我的小心肝啊!”

  聂天霸顿时看到,幽月公主还在囚笼之中,囚笼之外的张正道一脸痴情乞求之中。

  张正道衣服极为华丽,从发簪,到衣袍,到鞋子,都是放着阵阵光芒的法宝,一身土豪气,看的聂天霸一阵感叹,金乌宗弟子真是有钱。

  张正道略微肥胖,面容有些猥琐,但,一双眼睛却极为痴情的看着笼中幽月公主。这画面怎么看,都有些辣眼睛。

  “哼!”

  幽月公主娇嗔般生气的一扭身子,眼中滑落两行泪水,看的四周之人汗毛直竖。但,张正道却看的心都碎了。

  一旁王可看着张正道如此敬业的表演,满意的点了点头,张正道真汉子,能人所不能,忍人所不忍。也不枉自己能如此高看他。

  “你打我吧,小月月,你打我吧,你怎么样都行,就是不要折磨自己,你这样,我受不了啊!小月月!他们不让我娶你,但我不管,我一定要娶你,小月月,我不能没有你啊!”张正道一脸痴情。

  众聂家子弟,无不面部抽动,不忍直视。特么,堂堂金乌宗长老之子,天下多少女人任其挑选,他挑选了半天,就挑了这么个……,果然如王可说的一般,仙门之人,口味独特。

  “这位是金乌宗的张上仙吧,在下……!”聂天霸上前一步。

  “滚!没看到我和小月月说话吗?”张正道头也不回的骂了一句。

  聂天霸脸色一僵,心中腾出一股火气,但,也只能压下去。

  “小月月,你要怎么样才原谅我啊?”张正道依旧苦情中哭问道。

  但,幽月公主就是低声抽泣,不说话。

  “要不,我帮你报仇?怎么样,谁杀你的人,我杀了他!”张正道顿时恶狠狠道。

  “张师兄,不,张上仙,我可是按照你悬赏令去捉人的,不关我事啊!”王可顿时焦急道。

  张正道却不管,扭头恶狠狠的看向王可:“哼,不关你的事?我的悬赏令只是让你们抓幽月公主,让你们杀人了吗?你杀我心爱的小月月手下,我要帮小月月报仇!”

  “不要,张上仙,我是无辜的,你悬赏令上,还答应让我入金乌宗呢,你怎么能出尔反尔?”王可惊叫道。

  “我的悬赏令,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贼子,拿命来!”张正道气愤的似要出手。

  一旁聂天霸等人看的一阵解气,但,聂天霸心中却一阵郁闷,金乌宗悬赏令?看来是没有指望了。

  “张正道!”忽然,幽月公主一声喝斥。

  要动手的张正道瞬间停手,看向幽月公主:“小月月,你,你理我了?你不生我气了?”

  幽月公主依旧在擦着眼泪:“王家主虽然捉我,杀了我的几个手下,但,终究没有虐待我,哪怕有人不断让他对我刑讯逼供,他都拦了下来!他也是按照悬赏令捉我的,我不怪他!”

  “多谢幽月公主直言!”王可顿时满头大汗道。

  “哼,便宜你了!”张正道这才收手。

  “张上仙,幽月公主不怪我了,您发布的悬赏令,还能兑现吗?在下还能入金乌宗吗?”王可借机问道。

  或许,现在有幽月公主为自己撑腰,王可想要搏一把。

  “你还想入金乌宗?”张正道露出不屑。

  “是您发布的悬赏令啊,张上仙,您总不能出尔反尔吧!”王可苦着脸。

  张正道正要反驳,但看到一旁幽月公主盯着自己,脸上顿时一僵,似不想在幽月公主面前做出尔反尔的小人。

  “哼,你虽然捉住了幽月公主,但,杀了她的属下,本来许诺给你的五个名额,取消四个,给你一个名额!”张正道沉声道。

  “一个?一个也好!对了,我还抓了幽月公主的丫环,你看,就是她出卖的幽月公主,是否能将功折过?”王可见缝插针问道。

  张正道看着另一个笼中的小表姐,一时为难。

  “我的丫环,都是从小跟我长到大的,我不怪她!只可惜,我的其她几个丫环,也不知还有几个能活下来。”幽月公主有些凄婉道。

  “公主,奴婢该死!”那笼罩小表姐顿时哭着忏悔。

  王可却是眼巴巴的看着张正道。

  “哼,念在你帮小月月抓回一个丫环,我再给你一个名额!”张正道冷声道。

  “是,谢张上仙给我王家两个名额,多谢张上仙!张上仙放心,我会让我王家子弟继续寻找,帮幽月公主找到其她的丫环,到时还请张上仙垂怜,可否再给一个名额!”王可激动道。

  “你找到再说吧!现在,别打扰我和小月月重逢,哼!”张正道一声冷哼。

  “好,好!”王可顿时开心道。

  有了两个名额,王可已经满足了。要是再找到公主丫环,可能还有新的名额,王可岂能不高兴?

  张正道也如舔狗一般继续哄着幽月公主:“小月月,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回其她丫环。”

  “哼!”幽月公主再度不理会张正道。

  但,此刻的不理会,更有种撒娇的感觉。

  “聂家主,走吧,别打扰张师兄和幽月公主团聚了,我们到前厅去说话!”王可马上邀请着聂天霸。

  可此刻,聂天霸的脚下好像生根了一般,盯着眼前张正道和幽月公主。

  “聂家主,请吧?”王可继续请着。

  聂天霸的反常,不仅王可意外,不远处的张正道也扭过头来。

  “你还不走?”张正道一瞪眼。

  这一瞪眼,彻底消去了聂天霸心中的所有怀疑,聂天霸收起了全部骄傲,恭敬的拜下。

  “启禀张上仙,您要找的幽月公主丫环,我聂家也抓住一个,恳请张上仙垂怜,可否用此给我聂家一个入金乌宗的名额,在下聂天霸,感激不尽!”聂天霸拜下,摆出极为卑微的姿态。

  众聂家子弟也全部拜了下来。

  “哦?你也抓了一个?”张正道疑惑道。

  “聂家主,你也有一个?”王可惊讶道。

  “是,就在我聂家水牢,还活着!请张上仙成全!”聂天霸再度拜下。

  “是谁?”笼中的幽月公主却是极为期待。

  张正道见幽月公主如此在乎,也顿时想要表现。

  “好,只要是真的,我再给你一个名额,但,你要是敢骗我和小月月,哼!”张正道一瞪眼。

  “不会,不会,我这就去接她来,我这就去!”聂天霸却是激动道。

  “快去!”张正道催促道。

  聂天霸却是带着一众聂家子弟快速冲出王家大门,向着聂家冲去了。

  待聂天霸离开,张正道顿时兴奋的看向王可:“王兄,我刚才演的怎么样?”

  “张兄有碰瓷的底子在,演技一直在线!与我大表姐对感情戏,临危不乱,真汉子,我敬佩你!接下来,就是等了!”王可满意的笑道。

  “那是当然,你不知道,我刚才和你大表姐对戏时,为了抒发情感,我都将瞳孔扩散的,就怕看到她的脸会,呕~~~!”

  张正道跑到不远处墙角一阵呕吐。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大奉打更人修罗武神极品全能高手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将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神秘复苏深空彼岸都市古仙医仙医邪凰:废物四小姐从斗罗开始俘获女神
不灭神王 6.第六章 辣眼睛的感情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