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2章 南家跟奇门遁甲

+A -A

  在天方十三城,大部分男人都这样,其实我已经认命了。我没有其他要求,我只希望我肚子争气,我想要得到我喜欢的人……我……”

  说着,方南新的眼泪落了下来,“我肚子里的就是我全部的希望。如果我的孩子没了,我一定会疯了的。”

  她在爱情跟婚姻上的期待已经没有多少了,但孩子不一样。

  她知道这个孩子出生,她所有的希望就可以放在孩子身上。

  姓南的那个家伙是不可能再要其他孩子了,那么她的孩子就应该成为南家的未来家主。

  去培养一个新的家主,对她而言才会更有期待……

  红颂安是没有兴趣多问她的计划的。

  只是现在来到南家,红颂安就要计划着回去了。

  麒麟那样的人,还有办法沟通一下,但是整个南家都想要得到雍州鼎,想要算计她的话,那就基本上没有留在这儿的必要了……

  “不管你怎么想……我要提醒你的是,不要妄想离开天方十三城的南家。你们家族的人,如果没有给雍州鼎,你是无法正常离开这儿的。”方南新说着。

  起初红颂安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当麒麟过来告诉她,南家的机关很多,她根本逃不出去后,她才明白方南新的意思。

  “只是一个雍州鼎就能够换你的自由,我相信你家人是同意的……”麒麟看着红颂安,眼眸中星光闪烁。

  这明显是比之前幸福的感觉。

  红颂安都不用多猜测,也知道是那个男人给他画了一个大大的饼。

  这么大的饼画出来,红颂安还有什么可期待的呢?

  麒麟是不可能理性的去看那个男人的。

  “安安,我知道你其实是个好人,你也希望我幸福。”麒麟看着红颂安,唇角漾着甜蜜,“所以我要跟你分享。他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能够被天方十三城祝福。”

  “你相信他的话,所以其他人无论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了,对不对?”红颂安忽然问。

  麒麟笑了笑,就说:“我知道的,你们都觉得我傻。但是就爱这么一个人了,我就算是死,我也认了。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拥抱,他也很久没有对我笑了。所以对我而言,真的一切都是不一样的。”

  “我确实觉得你有些傻……但是我知道没有办法。麒麟,你知道那个方南新有孩子了吗?”

  红颂安觉得这个秘密不能隐瞒,必须让麒麟知道。

  听到这个消息,麒麟的脸色果然是发生了变化,他还是带着些许不相信,“他……他不可能随便碰一个女孩子的。”

  “为什么不可能?他需要的是名利,不是爱情。这点你之后会发现的。”红颂安提醒着。

  麒麟摸着胸口,摇了摇头,然后就说:“我……我懂你的意思,但是……我不会……不会随意放弃的。我知道他有苦衷。”

  让其他女人怀孕,利用其他女人,这也是有苦衷?

  红颂安觉得好笑,但是想到麒麟的心态,又知道这个男人是满心满眼都在看着那个男人……

  他的任何劝说都是没用的。

  与其浪费时间去劝说,不如就这样……

  红颂安想了想,然后才放弃了跟麒麟沟通。

  而麒麟就跟红颂安说:“这次我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我跟你保证,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再发生了。我拿到雍州鼎,我就放了你。我以后是会变成女人,会跟你一样拥有爱情的,我也希望你能够祝福我。”

  红颂安是真的想说出祝福的话,但是对麒麟却无法说出口。

  因为,这个所谓的祝福……真的是很难很难。

  以后要怎么才能够成功呢?

  一个被人利用的男人,怎么可能真正得到爱情。

  红家这边。

  红袖看到最终的交货地点又变成了南家,皱着眉头,“是南家。”

  “呵,一个南家竟然敢绑架我女儿,要我们红家交出雍州鼎,简直是找死!”这次,霍小玲是火了。

  而金墨蓝听到是什么南家,就直接说:“既然已经知道是谁家了……那就让我出手……我现在就去抓那个垃圾,我找到那个垃圾,然后我们救安安出来。”

  “南家看着是弱,但南家有机关是我们不好突破的。”红袖提醒着。

  本来还义愤填膺,想要立刻去南家救人的霍小玲的脸色也暗了下来。

  她咬了咬呀,“该死!我怎么忘了天方十三城里,最恶心的就是这个南家的机关了。”

  南家的机关?

  “什么南家的机关?是你们这些大佬都没有办法的?”金墨蓝心中生出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如果这些人都没有办法的话,他们家安安是不是要倒霉了?

  霍小玲虽然不愿意承认,却也不得不说:“抱歉,我也必须承认……南家的机关是很难的。他们有自己的特点……甚至超过了当初诸葛亮的那些……”

  “南家虽然是不好的,但是他们家最厉害的就是利用奇门遁甲。”上官北麟看着叶星潼,跟他们解释着。

  “奇门遁甲在现代社会的初级应用主要是预测,高级应用为化解、运筹。据说,轩辕黄帝大战蚩尤之时;当时我们的祖先黄帝和蚩尤在涿鹿展开一前所未有的一场大战,蚩尤身高七尺,铁头铜身刀枪不入,而且会呼风唤雨;在战场上制造迷雾,使得黄帝的部队迷失方向。”

  “那也只是传说吧,我记得很多人说,奇门遁甲就是以易经八卦为基础,结合星相历法、天文地理、八门九星、阴阳五行、三奇六仪等要素的一种预测。”金墨蓝是看过电影的,他觉得这个奇门遁甲并不可怕。

  只是一种预测罢了,那就是占卜。

  不可能是对付他们的武器。

  “如果这种预测占卜能够掌握你我的心里,利用我们的心理来设计机关,每一个机关都是环环相扣,将我们带入深渊呢?”上官北麟看着金墨蓝,问。

  金墨蓝这下子有些不敢确定了,“应该没有这么夸张吧。”

  “恰巧,南家就是这样。我家的机关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也比不过他们。若不是有这个机关,南家早就被灭了。”

  与其浪费时间去劝说,不如就这样……

  红颂安想了想,然后才放弃了跟麒麟沟通。

  而麒麟就跟红颂安说:“这次我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我跟你保证,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再发生了。我拿到雍州鼎,我就放了你。我以后是会变成女人,会跟你一样拥有爱情的,我也希望你能够祝福我。”

  红颂安是真的想说出祝福的话,但是对麒麟却无法说出口。

  因为,这个所谓的祝福……真的是很难很难。

  以后要怎么才能够成功呢?

  一个被人利用的男人,怎么可能真正得到爱情。

  红家这边。

  红袖看到最终的交货地点又变成了南家,皱着眉头,“是南家。”

  “呵,一个南家竟然敢绑架我女儿,要我们红家交出雍州鼎,简直是找死!”这次,霍小玲是火了。

  而金墨蓝听到是什么南家,就直接说:“既然已经知道是谁家了……那就让我出手……我现在就去抓那个垃圾,我找到那个垃圾,然后我们救安安出来。”

  “南家看着是弱,但南家有机关是我们不好突破的。”红袖提醒着。

  本来还义愤填膺,想要立刻去南家救人的霍小玲的脸色也暗了下来。

  她咬了咬呀,“该死!我怎么忘了天方十三城里,最恶心的就是这个南家的机关了。”

  南家的机关?

  “什么南家的机关?是你们这些大佬都没有办法的?”金墨蓝心中生出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如果这些人都没有办法的话,他们家安安是不是要倒霉了?

  霍小玲虽然不愿意承认,却也不得不说:“抱歉,我也必须承认……南家的机关是很难的。他们有自己的特点……甚至超过了当初诸葛亮的那些……”

  “南家虽然是不好的,但是他们家最厉害的就是利用奇门遁甲。”上官北麟看着叶星潼,跟他们解释着。

  “奇门遁甲在现代社会的初级应用主要是预测,高级应用为化解、运筹。据说,轩辕黄帝大战蚩尤之时;当时我们的祖先黄帝和蚩尤在涿鹿展开一前所未有的一场大战,蚩尤身高七尺,铁头铜身刀枪不入,而且会呼风唤雨;在战场上制造迷雾,使得黄帝的部队迷失方向。”

  “那也只是传说吧,我记得很多人说,奇门遁甲就是以易经八卦为基础,结合星相历法、天文地理、八门九星、阴阳五行、三奇六仪等要素的一种预测。”金墨蓝是看过电影的,他觉得这个奇门遁甲并不可怕。

  只是一种预测罢了,那就是占卜。

  不可能是对付他们的武器。

  “如果这种预测占卜能够掌握你我的心里,利用我们的心理来设计机关,每一个机关都是环环相扣,将我们带入深渊呢?”上官北麟看着金墨蓝,问。

  金墨蓝这下子有些不敢确定了,“应该没有这么夸张吧。”

  “恰巧,南家就是这样。我家的机关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也比不过他们。若不是有这个机关,南家早就被灭了。”

  与其浪费时间去劝说,不如就这样……

  红颂安想了想,然后才放弃了跟麒麟沟通。

  而麒麟就跟红颂安说:“这次我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我跟你保证,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再发生了。我拿到雍州鼎,我就放了你。我以后是会变成女人,会跟你一样拥有爱情的,我也希望你能够祝福我。”

  红颂安是真的想说出祝福的话,但是对麒麟却无法说出口。

  因为,这个所谓的祝福……真的是很难很难。

  以后要怎么才能够成功呢?

  一个被人利用的男人,怎么可能真正得到爱情。

  红家这边。

  红袖看到最终的交货地点又变成了南家,皱着眉头,“是南家。”

  “呵,一个南家竟然敢绑架我女儿,要我们红家交出雍州鼎,简直是找死!”这次,霍小玲是火了。

  而金墨蓝听到是什么南家,就直接说:“既然已经知道是谁家了……那就让我出手……我现在就去抓那个垃圾,我找到那个垃圾,然后我们救安安出来。”

  “南家看着是弱,但南家有机关是我们不好突破的。”红袖提醒着。

  本来还义愤填膺,想要立刻去南家救人的霍小玲的脸色也暗了下来。

  她咬了咬呀,“该死!我怎么忘了天方十三城里,最恶心的就是这个南家的机关了。”

  南家的机关?

  “什么南家的机关?是你们这些大佬都没有办法的?”金墨蓝心中生出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如果这些人都没有办法的话,他们家安安是不是要倒霉了?

  霍小玲虽然不愿意承认,却也不得不说:“抱歉,我也必须承认……南家的机关是很难的。他们有自己的特点……甚至超过了当初诸葛亮的那些……”

  “南家虽然是不好的,但是他们家最厉害的就是利用奇门遁甲。”上官北麟看着叶星潼,跟他们解释着。

  “奇门遁甲在现代社会的初级应用主要是预测,高级应用为化解、运筹。据说,轩辕黄帝大战蚩尤之时;当时我们的祖先黄帝和蚩尤在涿鹿展开一前所未有的一场大战,蚩尤身高七尺,铁头铜身刀枪不入,而且会呼风唤雨;在战场上制造迷雾,使得黄帝的部队迷失方向。”

  “那也只是传说吧,我记得很多人说,奇门遁甲就是以易经八卦为基础,结合星相历法、天文地理、八门九星、阴阳五行、三奇六仪等要素的一种预测。”金墨蓝是看过电影的,他觉得这个奇门遁甲并不可怕。

  只是一种预测罢了,那就是占卜。

  不可能是对付他们的武器。

  “如果这种预测占卜能够掌握你我的心里,利用我们的心理来设计机关,每一个机关都是环环相扣,将我们带入深渊呢?”上官北麟看着金墨蓝,问。

  金墨蓝这下子有些不敢确定了,“应该没有这么夸张吧。”

  “恰巧,南家就是这样。我家的机关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也比不过他们。若不是有这个机关,南家早就被灭了。”

  与其浪费时间去劝说,不如就这样……

  红颂安想了想,然后才放弃了跟麒麟沟通。

  而麒麟就跟红颂安说:“这次我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我跟你保证,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再发生了。我拿到雍州鼎,我就放了你。我以后是会变成女人,会跟你一样拥有爱情的,我也希望你能够祝福我。”

  红颂安是真的想说出祝福的话,但是对麒麟却无法说出口。

  因为,这个所谓的祝福……真的是很难很难。

  以后要怎么才能够成功呢?

  一个被人利用的男人,怎么可能真正得到爱情。

  红家这边。

  红袖看到最终的交货地点又变成了南家,皱着眉头,“是南家。”

  “呵,一个南家竟然敢绑架我女儿,要我们红家交出雍州鼎,简直是找死!”这次,霍小玲是火了。

  而金墨蓝听到是什么南家,就直接说:“既然已经知道是谁家了……那就让我出手……我现在就去抓那个垃圾,我找到那个垃圾,然后我们救安安出来。”

  “南家看着是弱,但南家有机关是我们不好突破的。”红袖提醒着。

  本来还义愤填膺,想要立刻去南家救人的霍小玲的脸色也暗了下来。

  她咬了咬呀,“该死!我怎么忘了天方十三城里,最恶心的就是这个南家的机关了。”

  南家的机关?

  “什么南家的机关?是你们这些大佬都没有办法的?”金墨蓝心中生出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如果这些人都没有办法的话,他们家安安是不是要倒霉了?

  霍小玲虽然不愿意承认,却也不得不说:“抱歉,我也必须承认……南家的机关是很难的。他们有自己的特点……甚至超过了当初诸葛亮的那些……”

  “南家虽然是不好的,但是他们家最厉害的就是利用奇门遁甲。”上官北麟看着叶星潼,跟他们解释着。

  “奇门遁甲在现代社会的初级应用主要是预测,高级应用为化解、运筹。据说,轩辕黄帝大战蚩尤之时;当时我们的祖先黄帝和蚩尤在涿鹿展开一前所未有的一场大战,蚩尤身高七尺,铁头铜身刀枪不入,而且会呼风唤雨;在战场上制造迷雾,使得黄帝的部队迷失方向。”

  “那也只是传说吧,我记得很多人说,奇门遁甲就是以易经八卦为基础,结合星相历法、天文地理、八门九星、阴阳五行、三奇六仪等要素的一种预测。”金墨蓝是看过电影的,他觉得这个奇门遁甲并不可怕。

  只是一种预测罢了,那就是占卜。

  不可能是对付他们的武器。

  “如果这种预测占卜能够掌握你我的心里,利用我们的心理来设计机关,每一个机关都是环环相扣,将我们带入深渊呢?”上官北麟看着金墨蓝,问。

  金墨蓝这下子有些不敢确定了,“应该没有这么夸张吧。”

  “恰巧,南家就是这样。我家的机关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也比不过他们。若不是有这个机关,南家早就被灭了。”

  与其浪费时间去劝说,不如就这样……

  红颂安想了想,然后才放弃了跟麒麟沟通。

  而麒麟就跟红颂安说:“这次我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我跟你保证,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再发生了。我拿到雍州鼎,我就放了你。我以后是会变成女人,会跟你一样拥有爱情的,我也希望你能够祝福我。”

  红颂安是真的想说出祝福的话,但是对麒麟却无法说出口。

  因为,这个所谓的祝福……真的是很难很难。

  以后要怎么才能够成功呢?

  一个被人利用的男人,怎么可能真正得到爱情。

  红家这边。

  红袖看到最终的交货地点又变成了南家,皱着眉头,“是南家。”

  “呵,一个南家竟然敢绑架我女儿,要我们红家交出雍州鼎,简直是找死!”这次,霍小玲是火了。

  而金墨蓝听到是什么南家,就直接说:“既然已经知道是谁家了……那就让我出手……我现在就去抓那个垃圾,我找到那个垃圾,然后我们救安安出来。”

  “南家看着是弱,但南家有机关是我们不好突破的。”红袖提醒着。

  本来还义愤填膺,想要立刻去南家救人的霍小玲的脸色也暗了下来。

  她咬了咬呀,“该死!我怎么忘了天方十三城里,最恶心的就是这个南家的机关了。”

  南家的机关?

  “什么南家的机关?是你们这些大佬都没有办法的?”金墨蓝心中生出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如果这些人都没有办法的话,他们家安安是不是要倒霉了?

  霍小玲虽然不愿意承认,却也不得不说:“抱歉,我也必须承认……南家的机关是很难的。他们有自己的特点……甚至超过了当初诸葛亮的那些……”

  “南家虽然是不好的,但是他们家最厉害的就是利用奇门遁甲。”上官北麟看着叶星潼,跟他们解释着。

  “奇门遁甲在现代社会的初级应用主要是预测,高级应用为化解、运筹。据说,轩辕黄帝大战蚩尤之时;当时我们的祖先黄帝和蚩尤在涿鹿展开一前所未有的一场大战,蚩尤身高七尺,铁头铜身刀枪不入,而且会呼风唤雨;在战场上制造迷雾,使得黄帝的部队迷失方向。”

  “那也只是传说吧,我记得很多人说,奇门遁甲就是以易经八卦为基础,结合星相历法、天文地理、八门九星、阴阳五行、三奇六仪等要素的一种预测。”金墨蓝是看过电影的,他觉得这个奇门遁甲并不可怕。

  只是一种预测罢了,那就是占卜。

  不可能是对付他们的武器。

  “如果这种预测占卜能够掌握你我的心里,利用我们的心理来设计机关,每一个机关都是环环相扣,将我们带入深渊呢?”上官北麟看着金墨蓝,问。

  金墨蓝这下子有些不敢确定了,“应该没有这么夸张吧。”

  “恰巧,南家就是这样。我家的机关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也比不过他们。若不是有这个机关,南家早就被灭了。”

  与其浪费时间去劝说,不如就这样……

  红颂安想了想,然后才放弃了跟麒麟沟通。

  而麒麟就跟红颂安说:“这次我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我跟你保证,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再发生了。我拿到雍州鼎,我就放了你。我以后是会变成女人,会跟你一样拥有爱情的,我也希望你能够祝福我。”

  红颂安是真的想说出祝福的话,但是对麒麟却无法说出口。

  因为,这个所谓的祝福……真的是很难很难。

  以后要怎么才能够成功呢?

  一个被人利用的男人,怎么可能真正得到爱情。

  红家这边。

  红袖看到最终的交货地点又变成了南家,皱着眉头,“是南家。”

  “呵,一个南家竟然敢绑架我女儿,要我们红家交出雍州鼎,简直是找死!”这次,霍小玲是火了。

  而金墨蓝听到是什么南家,就直接说:“既然已经知道是谁家了……那就让我出手……我现在就去抓那个垃圾,我找到那个垃圾,然后我们救安安出来。”

  “南家看着是弱,但南家有机关是我们不好突破的。”红袖提醒着。

  本来还义愤填膺,想要立刻去南家救人的霍小玲的脸色也暗了下来。

  她咬了咬呀,“该死!我怎么忘了天方十三城里,最恶心的就是这个南家的机关了。”

  南家的机关?

  “什么南家的机关?是你们这些大佬都没有办法的?”金墨蓝心中生出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如果这些人都没有办法的话,他们家安安是不是要倒霉了?

  霍小玲虽然不愿意承认,却也不得不说:“抱歉,我也必须承认……南家的机关是很难的。他们有自己的特点……甚至超过了当初诸葛亮的那些……”

  “南家虽然是不好的,但是他们家最厉害的就是利用奇门遁甲。”上官北麟看着叶星潼,跟他们解释着。

  “奇门遁甲在现代社会的初级应用主要是预测,高级应用为化解、运筹。据说,轩辕黄帝大战蚩尤之时;当时我们的祖先黄帝和蚩尤在涿鹿展开一前所未有的一场大战,蚩尤身高七尺,铁头铜身刀枪不入,而且会呼风唤雨;在战场上制造迷雾,使得黄帝的部队迷失方向。”

  “那也只是传说吧,我记得很多人说,奇门遁甲就是以易经八卦为基础,结合星相历法、天文地理、八门九星、阴阳五行、三奇六仪等要素的一种预测。”金墨蓝是看过电影的,他觉得这个奇门遁甲并不可怕。

  只是一种预测罢了,那就是占卜。

  不可能是对付他们的武器。

  “如果这种预测占卜能够掌握你我的心里,利用我们的心理来设计机关,每一个机关都是环环相扣,将我们带入深渊呢?”上官北麟看着金墨蓝,问。

  金墨蓝这下子有些不敢确定了,“应该没有这么夸张吧。”

  “恰巧,南家就是这样。我家的机关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也比不过他们。若不是有这个机关,南家早就被灭了。”

  与其浪费时间去劝说,不如就这样……

  红颂安想了想,然后才放弃了跟麒麟沟通。

  而麒麟就跟红颂安说:“这次我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我跟你保证,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再发生了。我拿到雍州鼎,我就放了你。我以后是会变成女人,会跟你一样拥有爱情的,我也希望你能够祝福我。”

  红颂安是真的想说出祝福的话,但是对麒麟却无法说出口。

  因为,这个所谓的祝福……真的是很难很难。

  以后要怎么才能够成功呢?

  一个被人利用的男人,怎么可能真正得到爱情。

  红家这边。

  红袖看到最终的交货地点又变成了南家,皱着眉头,“是南家。”

  “呵,一个南家竟然敢绑架我女儿,要我们红家交出雍州鼎,简直是找死!”这次,霍小玲是火了。

  而金墨蓝听到是什么南家,就直接说:“既然已经知道是谁家了……那就让我出手……我现在就去抓那个垃圾,我找到那个垃圾,然后我们救安安出来。”

  “南家看着是弱,但南家有机关是我们不好突破的。”红袖提醒着。

  本来还义愤填膺,想要立刻去南家救人的霍小玲的脸色也暗了下来。

  她咬了咬呀,“该死!我怎么忘了天方十三城里,最恶心的就是这个南家的机关了。”

  南家的机关?

  “什么南家的机关?是你们这些大佬都没有办法的?”金墨蓝心中生出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如果这些人都没有办法的话,他们家安安是不是要倒霉了?

  霍小玲虽然不愿意承认,却也不得不说:“抱歉,我也必须承认……南家的机关是很难的。他们有自己的特点……甚至超过了当初诸葛亮的那些……”

  “南家虽然是不好的,但是他们家最厉害的就是利用奇门遁甲。”上官北麟看着叶星潼,跟他们解释着。

  “奇门遁甲在现代社会的初级应用主要是预测,高级应用为化解、运筹。据说,轩辕黄帝大战蚩尤之时;当时我们的祖先黄帝和蚩尤在涿鹿展开一前所未有的一场大战,蚩尤身高七尺,铁头铜身刀枪不入,而且会呼风唤雨;在战场上制造迷雾,使得黄帝的部队迷失方向。”

  “那也只是传说吧,我记得很多人说,奇门遁甲就是以易经八卦为基础,结合星相历法、天文地理、八门九星、阴阳五行、三奇六仪等要素的一种预测。”金墨蓝是看过电影的,他觉得这个奇门遁甲并不可怕。

  只是一种预测罢了,那就是占卜。

  不可能是对付他们的武器。

  “如果这种预测占卜能够掌握你我的心里,利用我们的心理来设计机关,每一个机关都是环环相扣,将我们带入深渊呢?”上官北麟看着金墨蓝,问。

  金墨蓝这下子有些不敢确定了,“应该没有这么夸张吧。”

  “恰巧,南家就是这样。我家的机关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也比不过他们。若不是有这个机关,南家早就被灭了。”

  与其浪费时间去劝说,不如就这样……

  红颂安想了想,然后才放弃了跟麒麟沟通。

  而麒麟就跟红颂安说:“这次我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我跟你保证,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再发生了。我拿到雍州鼎,我就放了你。我以后是会变成女人,会跟你一样拥有爱情的,我也希望你能够祝福我。”

  红颂安是真的想说出祝福的话,但是对麒麟却无法说出口。

  因为,这个所谓的祝福……真的是很难很难。

  以后要怎么才能够成功呢?

  一个被人利用的男人,怎么可能真正得到爱情。

  红家这边。

  红袖看到最终的交货地点又变成了南家,皱着眉头,“是南家。”

  “呵,一个南家竟然敢绑架我女儿,要我们红家交出雍州鼎,简直是找死!”这次,霍小玲是火了。

  而金墨蓝听到是什么南家,就直接说:“既然已经知道是谁家了……那就让我出手……我现在就去抓那个垃圾,我找到那个垃圾,然后我们救安安出来。”

  “南家看着是弱,但南家有机关是我们不好突破的。”红袖提醒着。

  本来还义愤填膺,想要立刻去南家救人的霍小玲的脸色也暗了下来。

  她咬了咬呀,“该死!我怎么忘了天方十三城里,最恶心的就是这个南家的机关了。”

  南家的机关?

  “什么南家的机关?是你们这些大佬都没有办法的?”金墨蓝心中生出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如果这些人都没有办法的话,他们家安安是不是要倒霉了?

  霍小玲虽然不愿意承认,却也不得不说:“抱歉,我也必须承认……南家的机关是很难的。他们有自己的特点……甚至超过了当初诸葛亮的那些……”

  “南家虽然是不好的,但是他们家最厉害的就是利用奇门遁甲。”上官北麟看着叶星潼,跟他们解释着。

  “奇门遁甲在现代社会的初级应用主要是预测,高级应用为化解、运筹。据说,轩辕黄帝大战蚩尤之时;当时我们的祖先黄帝和蚩尤在涿鹿展开一前所未有的一场大战,蚩尤身高七尺,铁头铜身刀枪不入,而且会呼风唤雨;在战场上制造迷雾,使得黄帝的部队迷失方向。”

  “那也只是传说吧,我记得很多人说,奇门遁甲就是以易经八卦为基础,结合星相历法、天文地理、八门九星、阴阳五行、三奇六仪等要素的一种预测。”金墨蓝是看过电影的,他觉得这个奇门遁甲并不可怕。

  只是一种预测罢了,那就是占卜。

  不可能是对付他们的武器。

  “如果这种预测占卜能够掌握你我的心里,利用我们的心理来设计机关,每一个机关都是环环相扣,将我们带入深渊呢?”上官北麟看着金墨蓝,问。

  金墨蓝这下子有些不敢确定了,“应该没有这么夸张吧。”

  “恰巧,南家就是这样。我家的机关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也比不过他们。若不是有这个机关,南家早就被灭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大时代之巅惊天剑帝人生副本游戏混在漫威的玩家们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吞噬进化:我重生成了北极狼无限轮回荣光大明嫡子异常魔兽见闻录从时间停止开始纵横诸天
亿万萌宝老婆大人哪里跑 第2962章 南家跟奇门遁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