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有客自远方来 266、【身在草泽,胸怀家国】

+A -A

  从这里向西看,视野不算开阔。

  留给商队的反应时间,并不算所,由于需要留足扎帐篷准备过夜的时间,此时距离夜晚还早,这个迎着夕阳过来的身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大家迅速提起警惕,几位镖师已经将武器拨弄到了取用顺手的位置,伙计们也走近货物,只有负责做饭的那个,依然在不紧不慢地用长勺搅动锅里食物。

  大泽里面路窄难行,对方速度也不快。

  如此过了片刻,这一人一骑才来到此处,看到这个避风坳里人员密集,表情明显有点吃惊。不过对方的惊讶表情也仅仅是一瞬,而且只有眼力超群的方长,才注意到了这点。

  对方年纪很轻、风尘仆仆,文质彬彬像个读书人,但感觉又不太一样。其蓄了短须,身着普通布衣,皮履木簪,腰间系着条绸带,很有混搭风格。

  虽然看起来是行路者,但他没有带兵刃,只有根枣木短棒挂在马上。

  坐骑也只是常见的枣红马,身侧还挂着个藤制小书箱。

  见对方没什么敌意,不像歹人,商队这边放松了些。

  然后有善于和外面打交道的年长伙计,迎上前去,问已经翻身下马,牵着缰绳往这边走的人:“请问来者是何人?”

  从马背上下来的人,行了个很标准的回礼,而后用清亮地嗓音说道:“在下只是路过,原本想在此歇息过夜,没想到这里已经有人了,若是不方便,我继续前行就好。”

  上前搭话的年长伙计,见到对方如此通情达理,有些迟疑。

  这时候后面的席同锅头忽然起身,走上前去,和来人互相施礼后,说道:“这处山坳并非我们所占据,里面依然宽敞,都是远行人,自然方便。请进来罢,里面有篝火,而且夜里多个人便多一分安全。”

  “多谢。”来人又看了看里面情形,确认安全后说道,然后根据商队的引领,进入这片简陋营地。

  对于席锅头的决定,商队员工们没有什么异议,因为席同看人一向较准,而四方行商,广交朋友一向很重要,和气方能生财,总是得罪人的生意很难做的长。至于方长桑子平和几位镖师,由于没有利益关联,更是对此不甚在意。

  来人走到篝火边,寻了个不碍事的地方坐下,见周围人都很忙碌,便从身上抽出本书来读。

  方长看了两眼,对方剑眉星目,倒是生了副好皮囊。而且从刚刚来人骑马往这边行来的时候,方长就注意到,对方头顶云气厚重诡谲,将会在天地大劫中,有一番作为。

  见周围几个镖师都很轻松,桑子平也找了个地方默默待着,方长解下腰间葫芦,仰头灌了一口,而后朝篝火旁边走去。

  他的目标正是那个前来的人。

  “阁下从何而来?”

  “哦,我本就是猪野泽中人。”年轻人看到拎着葫芦背着长剑的方长走过来,礼貌地回复道:“在下公冶渚,此次是准备去中原一行。以前常来这里,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商队在此处停留。”

  方长点点头,笑道:

  “对此我倒是不甚清楚,在下方长,准备往西域去,于是中途进了这个商队,和他们搭个伴,之前倒是从未走过这条路,更没有在这个山坳停留过。”

  夕阳已经与地平线相接,橘红色晚霞布满天空。

  又有一骑从西面过来,商队的几个镖师再次进入了警觉状态,把兵器拨弄到了随时可以拔出来的位置。

  这次却是名女子,对方一身青衣,骑着匹黄马。

  来到山坳近前处时候,看到这里有许多人,对方奔驰的速度减下来,让马匹转为碎步小跑。

  镖师们稍稍放松,方长倒是没有挪地方,他早就听到了远处的动静。

  过来的年轻女子不施粉黛,却依然明媚动人,她双目十分有神,身形矫捷。路过山坳时候,她仔细朝里面查看了下。

  结果看到了那匹身侧挂着书箱的枣红马,她眼神骤然一亮。

  “吁——”

  停住之后,她翻身跳下来,牵着缰绳往商队这边过来。

  还是那个年长伙计迎上前去,问道:

  “这位姑娘,不知道有何事?”

  女子微微行礼,礼貌地说道:

  “这位大伯好,我是前来找人的。本欲经过此处前行,没想到发现了他的马,故此前来寻找。”

  谈话时候,篝火旁边的公冶渚已经发现了来人,起身迎上去:

  “楠楠,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为了找你。”女子紧走两步过来,“为何不告而别?”

  “我……我不是留下了信么。”公冶渚有些踟蹰,语气中却满是温柔,“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去做,却是辜负了你。前路不知道什么样子,更不知道是否还能回到这片泽中,不能再耽误你,是我的错。若是来生有幸,再报答吧。”

  方长在一旁津津有味地看着,没想到跟随商队在山坳里歇脚,还能遇上这种好戏。

  叫做楠楠的美貌女子见公冶渚这样说,竟有怒色:

  “我知道你公冶渚素有大志,自然留不住你,但是离别时候,能否来见上一面?只留下封信道别,谁知道你是嫌弃我跑掉,还是被什么歹人骗了去!”

  随后她语气一软,又叹道:

  “我不是那阻你道路的人,只希望你走的不要那么利落,带上我,不好么?”

  公冶渚明显有点心动,但很快把持住,他叹了口气,说道:

  “天下如今越来越不安宁,匡扶社稷也不是安全事情,不知道我这次前去,是能做出一番事业,还是埋尸荒草再无人知。但这些年我所学的东西,都在告诉我,必须去。”

  “没有人挺身而出,天下依然会重归清明,可这个过程中,天下百姓只会遭受更多困苦。只望我此行,能够让一些人活的姓名,便是不负所学了。前路迷茫,我不能带你,更不能给你什么承诺。”

  “……原谅我。”最后他声音极低的说道。

  名叫楠楠的女子沉默了许久,接着张开双手,轻轻抱了下公冶渚又放开,坚定地说道:

  “不管如何,我等你。”

  而后她就要转身开,被公冶渚伸手拽住:“晚上行路危险,不如在这里歇息一宿。”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深空彼岸星门仙穹彼岸夜的命名术剑卒过河长夜余火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带着农场混异界修罗武神
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第五卷 有客自远方来 266、【身在草泽,胸怀家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