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朝堂上的争执

+A -A

  ,

  次日,有道理上早朝的日子。

  高昊木然的从床上起来,梦游似的随着高义走到了待漏院,然后排着队伍,站在了顺天门外的汉白玉台阶上,继续这日复一日的无聊工作。

  什么时候手提式朝廷才能生效啊?

  高昊并不清楚自己金手指的起效时间,但是他知道大冬天站在寒风里很冷。

  环顾一圈,高昊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这群同僚们。

  有的人在宽大官服里面缝上了皮袄子,一点都不惧怕冬日里的寒风。

  有的人已经能够睁着眼睛站着睡觉,只要前面有人山呼万岁,就能立刻醒过来跟着一起喊。

  果然是自己的修行不够啊!

  高昊这么感慨着,终于御史带着小吏从大殿里出来,开始巡视百官,今天的早朝要开始了。

  站在大门外的低阶官员,自然是不知道前面的大佬和皇帝讨论的内容的。

  就在高昊也准备锻炼一下站着睡觉的本领时,突然一个太监从大殿里出来,站在石阶上,对着众人喊道:

  “宣!翰林院庶吉士,高昊,入殿陛见!”

  几个认识高昊的官员,都将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

  高昊一个激灵,早上起床的困倦走消失了。

  什么?皇帝宣我进殿?

  高昊懵懂的跟着太监,走进了宏伟的大殿中。

  大殿之中,皇帝高坐在皇椅上。

  左右文武分列两班,文官都穿着朱紫的官服,这些都是内阁大学士,六部尚书之类的大员。

  武官也都穿着缝着走兽的官服,这些是大明朝的勋贵,各个都是国公国伯之类世袭罔替的贵族。

  在满朝的文武大员后,还有一些穿着青色官服的小官。

  他们是六科给事中,御史台御史。

  虽然他们的官职没有门外六部侍郎大,但是言官的特殊地位,让他们可以在大殿里议事。

  高昊是第二次进入这个大殿了,当年殿试唱名的时候,他曾经进入这个大殿叩谢天恩。

  在满朝文武的注视下,再次走进了大殿,高昊有些紧张。

  隆庆皇帝是面容敦厚的中年人,他和蔼的说道:“高卿,把你写的《请罢早朝疏》念一下,今日我们公议下。”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高昊放松了下来。

  他从太监手里接过自己额奏疏,然后朗声念了起来。

  按照大明朝的奏疏要求,奏章的需要开门见山,直接说出主题。

  高昊的奏疏内容也不长,很快的就念完了。

  等待他念完之后,整个大殿鸦雀无声。

  能够站在大殿里的,武官是最不愿意上朝的。

  土木堡之变后,勋贵武官就失去了和文臣分庭抗礼的资格。

  从此之后,他们就变成了摆设吉祥物。

  他们最不愿意上朝,但是也没有资格发表意见。

  文官这边,能够站在大殿里的,自然是愿意天天上早朝的。

  高昊明白这种心态,前世政府大院的工作经历,越是官大的,越是喜欢开会。

  如果官足够大,那时时刻刻都开会才好呢!

  隆庆皇帝饶有兴致的看着沉默的重臣,心中扬起了快意!

  终于也让你们品尝到吃瘪的感觉了!爽!

  内阁重臣当然不能直接开口斥责高昊这个七品翰林。

  一群青色官袍的给事中和御史中,走出了一个中年官员。

  这个官员叫做王元春,这位老哥殿试没能进三甲,只获得了同进士出身。

  同进士和进士,虽然就差了一个“同”字,但是前途发展就天差地别。

  从明中叶开始,只有翰林才能进入内阁,这已经成了官场的明规则。

  不是进士,就没办法进翰林院,同进士还不如进士,进入官场的起点也远远不如进士。

  王元春是从大县的县令开始做官,做了三年后,傍上了当年殿试座师徐阶的大腿,才从地方调到中央,成了工部给事中。

  工部给事中,也是言官之一,虽然只有七品,但是由于朱元璋天才的以小制大的发明,七品的言官有时候能够制约首辅尚书,甚至能造成舆论攻势,逼的首辅尚书们辞职。

  王元春冒头,直接对着高昊喊道:“奸佞!”

  高昊看着王元春,这家伙可真会扣帽子。

  “陛下!臣请诛此獠!”

  高昊傻了!不就是别让大家上早朝吗?竟然要诛杀我!这家伙有病吧!

  这位工部给事中王元春不愧是言官,先是从圣人之言说起来,然后开始讲老朱家的光荣传统,接着隐晦的说了一下先帝爷不上早朝的教训。

  最后将高昊说成了怠惰小人,败坏隆庆朝好不容易树立起来勤政风气的奸臣!

  大殿里的文官微微点头,利用群臣压制皇帝,这是隆庆朝的朝臣形成的共识。

  大家都还记得,嘉庆皇帝利用权术,一手权臣一手宦官,是怎么玩弄朝臣的。

  好不容易换了一个老实敦厚的皇帝,当然不能让他躲到深宫里去!

  隆庆皇帝担忧的看着高昊,不知道他能不能顶住王元春的压力。

  高昊被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他终于反应过来,立刻说道:

  “改早朝为午朝怎么就是怠政了!你是说武宗陛下怠政吗!?”

  王元春一愣。

  高昊又说道:“景泰年间,武宗陛下感念京师臣工早朝之苦,特设午朝,造膝奏事,面决与否,当面决之。”

  “此等仁政!怎么就成了怠慢国政了!?”

  王元春憋着脖子说道:“武宗皇帝的作为,又怎么能算得上仁政!”

  这话一说出来,王元春也有些后悔了。

  果然御座上的隆庆皇帝脸色一变,明武宗就是大明有名的正德皇帝,也是和嘉庆一样名声不太好的皇帝。

  但是武宗时期打赢了庆州大捷,又平定了宁王叛乱,所以谥号上了“武”字。

  但是说皇帝的祖宗不好,这也是犯了忌讳的。

  王元春继续说道:“你搬出武宗旧事,是要学江彬吗!?”

  江彬是武宗时期的大奸臣,现在王元春将高昊比做奸臣,显然是要钉死高昊在官场上的名声!

  高昊冷笑一声:“你这等才学,竟然也舔着脸当给事中?我和你说说,上午朝可是太祖爷时期的传统,武宗陛下也只是遵循太祖旧事而已!”

  高昊板着脸说道:“你是说太祖皇帝不贤?还是说《皇明祖训》写的不对!?”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深空彼岸星门仙穹彼岸夜的命名术剑卒过河长夜余火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带着农场混异界修罗武神
手提式大明朝廷 第003章 朝堂上的争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