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提审黄安良

+A -A

  房间里,看着躺在摇椅上,一脸平静的厂公大人,肖尘二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自己已经将锦衣卫的人,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但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厂公对此并不是很满意。

  就在肖尘刚要说话的时候,林尚礼从摇椅上,缓缓坐了起来。

  “肖尘,你们一会去提审黄安良。”林尚礼道。

  肖尘有点不明白,不是昨天才提醒厂公大人,答应黄安良静养三天,就三天后再提审么,今天,他怎么又提出这个话题?

  “厂公大人,您不是让他静养三天么,怎么,又要提审?”肖尘不解的问道。

  林尚礼瞪了他一眼:“我说话有用,还是皇上说话有用?你走后,皇上让抓紧撬开黄安良的嘴,听谁的?”

  “皇上既然开口,当然,要听皇上的。”肖尘轻声说道。

  林尚礼站了起来:“你们准备一下,一会就去提审。”

  “是。”肖尘二人急忙答道。

  刚走到门口的林尚礼,再次回头:“记着,东厂是一个文明的执法单位,不能滥用酷刑。”

  随即,压低了声音:“人犯的身体表面,一定不要留下任何难看的痕迹。”

  一句话说完,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屋子里,肖尘二人四目相对,有点不知所以。

  东厂大牢,作为大牢役长的杜少勤,刚刚差人给段世雄的小妾,将大骨汤送去。

  这会,带领着几名闲着的校尉,靠在牢房围墙下,有着太阳的地方,拉着闲话。

  大门咯吱一下被推开,肖尘和段天明,走了进来。

  “屋子里火炉不暖和吗,靠在围墙上喝西北风呢?”看着远处的杜少勤几人,肖尘笑着取笑道。

  “屋子里闷得慌,在外面晒晒太阳,补补钙。”杜少勤一边笑着,一边走了过来。

  “那小妾的大骨汤,有没有送去?”肖尘看了一眼房间里火炉上的铁锅,道。

  “刚送去。不对啊,那段世雄是亲戚,还是那小妾是你亲戚?你都没问我吃没吃饭,就问大骨汤送去了没。我有意见了啊。”杜少勤故意做出一副不愿意的表情。

  “东厂大牢役长,饿了谁都饿不了你,别给我装可怜。”肖尘嘿嘿一笑,一拳打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那杜少勤也不躲闪,结结实实的扛了肖尘一拳。

  “今天来,又准备提审谁?”杜少勤问道。

  “黄安良。”

  “厂公大人,不是让他静养三天么?”杜少勤有点疑惑。

  “厂公大人说了,皇上让尽快撬开黄安良的嘴。你要是不开门,我就也不审他了,咱们一起在那围墙下,晒太阳去。”肖尘嘿嘿一笑,看向杜少勤。

  “唉,我这个看门人,那敢不服从你的安排。”杜少勤叹息一声,摇着脑袋,向着黄安良的牢房走去。

  “叫你讽刺我。”肖尘抬起右脚,就向着杜少勤的屁股踹去。

  一个躲闪,杜少勤躲开了肖尘的脚,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看着两人的嬉笑打闹,段天明干脆走进了火炉房,一屁股坐在了炉火的旁边。

  反正,我进去也没用,就在这里等你们好了。

  牢房里,一片温暖。

  东厂的这大牢,设计的还真是人性化,大冷的冬天,居然感受不到一丝的冷意。

  黄安良盘腿坐在穿上,静静地望着那黑色的青石墙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咯吱吱”。

  随着刺耳的声音传来,牢房的铁门,被人从外面拉开。

  冬日的太阳,虽然不是炙热,却依然很是刺眼。

  黄安良手搭在额头,看向门口。

  一道瘦弱的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

  “黄指挥使,我来看你了。”肖尘微笑着,缓缓将牢房的铁门拉上。

  看了一眼肖尘,黄安良有将头转回,继续欣赏着那丝毫没有什么特色的青石墙壁。

  “你们厂公大人不是说了,给我三天的考虑时间么,你来干什么?”黄安良的语气很是平静,平静的没有丝毫的破绽。

  “哎呀,我这是几天没见黄大人,有点想你了,就过来陪你聊聊天。”肖尘嘿嘿一笑,用手抹了一下鼻子,走到了黄安良的身前。

  “怎么,将我的千户提升完毕,现在轮到我了?”黄安良冷冷的道。

  “黄大人好灵通的消息啊,身在大牢之中,都知道自己的千户也被抓了?”肖尘轻笑,做出一副夸张的表情。

  单怕黄安良看不见似的,又绕到床尾,对着黄安良龇牙咧嘴。

  “你当我是聋子?我那蓝千户,被你用刑的惨叫声,传遍了整个院子。”黄安良冷哼一声。

  “误会误会,黄大人误会我了。我请蓝千户来这东厂大牢做客,看他的骨头长得有点歪,怕他不小心长出‘反骨’,就顺手帮他正了一下。”肖尘呵呵一笑。

  “谁知那蓝千户也是个带兵打仗之人,居然那么怕疼,刚踩断两根腿骨,就哭爹喊娘的叫个不停。我也只能不帮他正骨了。”肖尘又道。

  坐在床上的黄安良,嘴巴轻轻的抽动了一下。

  “用刑就用刑,还说什么正骨,这东厂之人,当真阴险卑鄙至极。”

  肖尘摇了摇头,长叹一声:“黄大人这么说,真是让我心寒啊。我好心给你的千户正骨,你却说我给他用刑。你若是还能走出这大牢,不妨打听打听,整个东厂,还有比我更善良的人么?!”

  “不用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东厂是个什么地方,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用得着在我面前装圣人?既然被你抓来,我就没想活着离开这里。”看着墙壁,黄安良的脸上,带着一抹决然。

  “就算出不去,黄大人也不亏啊。带着自己的四名千户一起上路,在那边你还是个指挥使。哈哈哈。。。”肖尘的眼里,充满了嘲笑。

  黄安良没有做声,他知道,对付肖尘这种人,每一句话都得小心谨慎。

  一不留神,就有可能被他抓住先机。

  看着黄安良闭嘴不言,肖尘轻轻一笑,从腰间掏出了张有德的那把绣春刀柄。

  “黄大人,您看看这是什么?”

  黄安良转头,看向肖尘手中的刀柄,一脸平静。

  心底却掀起了轩然**。

  “绣春刀柄?大人出事了么?”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深空彼岸星门仙穹彼岸夜的命名术剑卒过河长夜余火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带着农场混异界修罗武神
东厂最后一名紫衣校尉 第77章 提审黄安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