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十六章 被电了一下!

+A -A

  第二天,狼仙镇!王可府上!

  “王可,这次去见慕容哥哥,我不想伪装了!”幽月公主期盼的看向王可。

  “你想卸去伪装?”王可皱眉道。

  “是,我想以最漂亮的状态去见慕容哥哥,可以吗?”幽月公主看向王可。

  被慕容绿光背叛,幽月公主心中无尽苦楚,此次去找慕容绿光对峙,幽月公主不想自己用此不堪的容貌,而是想要用最光鲜的样子去见慕容绿光,哪怕最终结果不如人意,最少自己不会显得太狼狈。这或许是心中最后的坚持了。

  “这次欲借你之身份拜师天狼宗,我自然会维护好你的一切!不但不会让你狼狈,我还要你成为这次大婚最夺目的焦点,最漂亮的人!先消去脸色的青春痘吧!”王可取出一盒消炎药膏递给幽月公主。

  幽月公主配合的将药膏涂在脸上,看着镜中自己的脸,那一颗颗小痘痘快速消退,很快恢复了先前的光洁模样,再度恢复了昔日的容颜。只是脸上那道被聂天霸破相的刀疤,依旧显得狰狞。

  “呵,只是有道刀疤而已,已经很好了!”幽月公主苦笑的看着那道刀疤。

  “差远了,你等着,我叫个人来!”王可摇了摇头道。

  “哦?”幽月公主茫然道。

  很快,王可叫来一名女子。

  “小表妹,幽月公主脸上那道疤痕,靠你了!”王可吩咐道。

  那女子极为恭敬:“家主放心,有家主调制的粉底液和bb霜,我现在手艺一定令家主满意!”

  王可点了点头:“好,你先给幽月公主修复,我出去安排一下!”

  “是!”小表妹恭敬道。

  幽月公主一脸茫然看着那王可表妹取出一个箱子,非常有仪式感打开,并且将里面各种毛刷子调整,沾上奇怪的汁液,开始在自己脸上涂了起来。

  渐渐的,幽月公主惊奇的看着镜中的自己,脸上那狰狞的刀疤在王可表妹手中,一点一点诡异的复原了,不,是遮盖了,这短短时间,脸上居然看不出丝毫刀疤样子,好似恢复如初了一般。

  虽然明知道是假的,只是化妆,但,这也太神奇了。

  对于女人而言,容貌永远都是共同话题,王可小表妹化妆能力如此厉害?那以后明显可以相互交流,引为闺蜜的啊。

  “这,这,我的脸,我的脸?你是王可的小表妹?化妆能力,怎么会如此厉害?你之前是做什么的?”幽月公主惊讶道。

  “入殓师!”小表妹说了一句就不再开口。

  幽月公主:“………………!”

  入殓师?给死人化妆的?幽月公主顿时憋的半天不知道说什么。这一刻,再也不提引为闺蜜的事了。任凭小表妹给自己补妆。

  这次补妆下,不仅仅恢复了昔日容貌,更平添了万丈光彩一般,让幽月公主看上去极为明艳动人。

  很快,又有侍女送来的一身衣裳。

  “家主吩咐的,请幽月公主换上这身新娘婚装!”侍女临走前说道。

  “新娘婚装?”幽月公主看着这奇怪造型的红色婚装。

  “家主说,这叫旗袍,家主亲自为你设计的,刚刚我们最好的裁缝赶工出来的!请穿上,家主等候之中!”侍女说道。

  王可小表妹也在化好妆后,踏步离开了。

  新娘婚装?旗袍是什么?

  幽月公主一阵疑惑,但还是换了起来。

  幽月公主本身就明艳动人,在小表妹化妆下,更是光彩夺目,此刻穿上旗袍婚装,顿时将身材突显的无比美妙,看上去更加漂亮不凡了。

  对着镜子照了照,幽月公主心生感叹,这旗袍真漂亮,比自己公主衣橱里的所有衣服都要漂亮,本来就长的腿,在旗袍衬托下更显得笔直纤长,若隐若现,唯一让幽月公主羞耻的就是胸前太大,有些破坏这股仙气了。

  幽月公主感觉,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漂亮过。

  “王可?他怎么知道我身材尺寸的?不过,这旗袍比我以前见过的所有婚装都漂亮!”幽月公主惊叹道。

  “幽月公主,好了吗?”门外传来王可的声音。

  “来了!”

  幽月公主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优雅的步伐,绝美容颜,再配合这大红色的旗袍,让幽月公主显得无比光彩夺目。

  门外院中,此刻站着王可、张正道,还有一群王可属下。

  王可属下们并不敢多看,而王可却一怔,心中某根弦好似被拨动,心脏不争气的猛烈一跳。这种感觉,也只有王可在地球上大学时,为某校花学姐第一次心动暗恋时才有过。

  “怎么样?”幽月公主问道。

  “哇,幽月公主,你,你现在美翻了!”张正道夸张的叫道。

  幽月公主心中一阵满意。感激的看向王可:“王可,你这衣服真漂亮!”

  王可心中一颤,似从刚才状态醒了过来。

  “王兄,你怎么呆呆的不说话?”张正道疑惑道。

  “我好像被电了一下!”王可下意识的一哆嗦道。

  “电一下?何为电一下?”张正道不解道。

  不理会张正道,王可目光收回,强行压下心中的火热躁动,我这是怎么了?见色起意吗?不对,只是男人的正常审美!

  王可深吸了口气:“好了,幽月公主,上轿吧,我们现在就去天狼宗拜山!”

  幽月公主这时才看到,院中王可的下属们,此刻组成了一个队伍,拥簇着中央的一口八抬大轿。

  “这是……?”幽月公主惊讶道。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张离儿!我们是送亲队伍!”王可解释道。

  “你让我换新娘婚装,就是让我冒充张离儿,混入天狼宗?”幽月公主惊讶道。

  “不错,这是我们今天唯一入天狼宗的机会,也是你最快见到慕容绿光的方法!”王可解释道。

  幽月公主咬着嘴唇,终究点了点头:“好,我听你的!”

  幽月公主缓缓跨入轿中,一旁张正道面色古怪道:“王兄,我们这样能混进去吗?那天狼宗弟子,又不是傻子!”

  “试试看吧!”王可神色坚定道。

  “试试看?万一穿帮了怎么办?”张正道瞪眼看向王可。

  “没事,有你顶在前面,就算出错,也怪不到我们头上!”王可解释道。

  “我顶在前面?什么意思?王可,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又要坑我?”张正道惊叫道。

  “起轿,出发!”王可沉声道。

  “是!”众王可下属抬起花轿,向着府外走去。

  --------------

  天狼宗外,一座山峰之巅。

  张神虚和一个金乌宗师弟站在山峰之巅。

  “张师兄,不用再看了,再过三个时辰,大师姐的送亲队伍就要过来了!我们快去迎一下吧!”那金乌宗弟子劝道。

  张神虚却是双眼微眯:“不行,幽月公主还没找到!”

  “这两天,我们都在四处查问了,那三个拿着你令牌的人,早已不知去向,还是算了吧!”那金乌宗弟子劝道。

  “不行,我姐这次大婚,不能出错!幽月公主万一来捣乱怎么办?还有那狼仙镇没有搜!”张神虚看向远处狼仙镇。

  “狼仙镇背靠天狼宗,里面一些修仙家族更有天狼宗背景。我们不方便搜啊!”那师弟苦笑道。

  “不方便吗?”

  “是啊,这次我金乌宗悬赏幽月公主,天狼宗虽然装作没看见,但,我们也不能做的太过,若是连天狼宗的家门口也要搜,那就是打脸了啊!”那师弟苦笑道。

  “天狼宗?哼,他们要什么脸面!”张神虚冷笑道。

  “话虽如此,慕容绿光昔日入尸鬼皇朝,追求幽月公主的事情,还是很多人知晓的,我们捉拿幽月公主,他可以装作没看到,但,若是到慕容绿光的地盘来搜,来找!那就是逼着慕容绿光颜面无存啊,毕竟,他很快就要成为你姐夫了,我们也不能做的太过!张师兄你刚来十万大山不久,不知道情况!天狼宗也是很有脾气的!”那师弟苦笑道。

  张神虚一阵沉默。

  “张师兄,放心吧,天狼宗也要脸的,就算幽月公主此刻露面了,天狼宗弟子也会悄然将其抓住,保证今日大婚正常进行的!所以,你不用太担心!”那师弟再度劝道。

  张神虚沉默了一会:“算了,你去和送亲队伍汇合吧,我在这里再看看!”

  “好吧!那我先告辞了!”那师弟恭敬一礼,踏步离去。

  张神虚心情极为糟糕。明知道幽月公主拿了自己的金乌令,可就是找不到,真是气人啊。

  今日大姐张离儿大婚,可不能出错了!

  “若换我是幽月公主,我会怎么做呢?我会想办法,混入天狼宗?”张神虚思考中看向天狼宗山门口。

  山门口,此刻站着大量天狼宗弟子,一个个等着送亲队伍,同时也在防备着可能出现的意外。

  “哼,如此防备,幽月公主就算有天大的能耐,也不可能进得去!”张神虚冷笑道。

  就在此刻,远处林中忽然传来锣鼓、唢呐的声音。

  “嗯?”张神虚神情一愣。

  却看到,一群身穿红色喜袍之人,手举着巨大的牌子,上有大字:肃静、回避字样。

  后面是唢呐、喇叭、锣鼓齐鸣的乐队,继而有着大量喜袍之人拥簇抬着一口巨大的凤凰花轿。

  这是凡人间迎亲、送亲的队伍?

  “今天什么日子?居然还有人跟大姐同一天大婚?还真是巧了!”张神虚露出一丝好笑。

  可下一刻,张神虚脸色一变:“不对,这送亲队伍,怎么往天狼宗方向去了?”

  天狼宗,今天还有别人大婚?不可能啊,慕容绿光怎么可能犯这低级错误?

  就在此刻,却听到花轿之外,传来一声高喝:“金乌宗嫁女,天狼宗还不来迎!”

  这一声,用真气喊出,直达天狼宗山门之口。

  天狼宗山门口一众弟子面面相觑:“金乌宗送亲队伍?提前来了?”

  正在众人怀疑之际,那刚才高喝之人,手中忽然抓出一个黑球,用力一甩,将其甩入高空。

  远处张神虚却是陡然脸色一变,因为张神虚认出了那人是谁。聂天霸给他看过画像,那是张正道,昔日在朱仙镇,冒充自己与王可一起骗走幽月公主的张正道?而且,此刻居然也不再伪装了。堂而皇之带着送亲队伍向着天狼宗走?还有,他刚才抛入高空的黑球是什么?

  “轰~~~~~~~~~~~~~~!”

  黑球甩上高空爆炸而开,天狼宗弟子一愣之际,却看到,那炸开的破坏力不大,却忽然间爆发出万千彩光、千条瑞气瞬间将天地填满,整个天狼宗外,顿时出现无尽祥瑞,空前盛大。

  这是幽月公主发明的盛典之光,幽月公主还有这第二枚。

  盛典之光一出,果然瞬间气氛就上来了。毕竟,就算宗主继任时也没有这么大的场面啊,这要不是金乌宗送亲队伍,那什么才是?

  刚才还怀疑这送亲队伍有问题的天狼宗弟子,顿时脸色一变:“快,金乌宗送亲队伍提前来了,快,快通知大师兄准备!”

  金乌宗送亲队伍提前到来,打乱了天狼宗的布置。更让张神虚瞪大眼睛,怒火冲天。

  大姐今日大婚,有人前来捣乱?还是自己负责的幽月公主?这不是打自己脸吗?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张神虚脸色一变。

  一招手,一只仙鹤驮着张神虚直冲那送亲队伍而去。从天而降,轰然降落在送亲队伍之前。

  “嘭!”

  张神虚落地,挡在了送亲队伍之前。

  “大胆,居然敢冒充我金乌宗送亲队伍,你们想要找死吗?”张神虚寒声道。

  八台花轿之前,张正道一脸苦相:“王可,我说的吧,不要太招摇,这下完蛋了,他是金乌宗弟子,肯定知道我们是假的,我们完了,完蛋了!穿帮了,快跑吧!”

  “跑?哈哈,我看你们能跑到哪里去!”张神虚冷声道。

  冷声中,手中白纸扇在面前一扇,顿时,狂风席卷迎亲队伍,四周土石爆炸而开,恐怖的气息,逼的所有人都无法动弹一般。

  “金丹境?完蛋了,他一个人就能将我们全灭了,王可,这次被你害惨了!”张正道顿时一脸苦相。

  “张正道,现在,到你表演了!”王可却是一推张正道。

  “我?”张正道茫然道。

  “忘记我跟你说的了吗?你现在可以躺下了!”王可低声道。

  张正道脸色一变:“你,你让我现在去碰瓷?万一失手了怎么办?他从我身上碾下去,我可就死定了啊,你这是在坑我!”

  “好处一人一半!”王可沉声道。

  张正道眼睛一亮,毫不犹豫,忽然躺了下来。

  “啊呦,我伤的好重啊,救命啊!来人啊!快来看啊!来看看我这可怜的金乌宗弟子吧,来人啊!”张正道忽然哭喊了起来。

  烟尘散去,张神虚看到张正道倒在地上,脸色一僵,自己刚才一扇,只是挑起土石烟尘,逼着这群宵小无处可逃罢了。那人根本没有受伤啊,他怎么就倒下了?那痛苦的模样,看上去伤的很重的样子?

  “在我面前,还敢装死?哼,找了你们这么久,现在,我看你们往哪逃!”张神虚冷声的踏步就要上前。

  就在此刻,天狼宗门口忽然传来一声炸喝。

  “住手,何方鼠辈,居然敢在我天狼宗山门外行凶!”远处顿时冲来大量天狼宗弟子。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大奉打更人修罗武神极品全能高手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将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神秘复苏深空彼岸都市古仙医仙医邪凰:废物四小姐从斗罗开始俘获女神
不灭神王 16.第十六章 被电了一下!